李佳琦失去“全网最低价”-罗永浩-李丹-天猫_网易订阅

李佳琦失去“全网最低价”-罗永浩-李丹-天猫_网易订阅

李佳琦失去“全网最低价”|罗永浩|李丹|天猫_网易订阅
撰文/ 李丹编辑/ 陈芳今年双11更是创造了令外界震惊的数据,但其实今年双11李佳琦直播间销售的产品有一些并不是全网最低价。压倒性胜出今年双11,李佳琦无疑是最火的主播。10月25日,有媒体报道称,双11预售首日,李佳琦直播间GMV达到了215亿元。数据一出,随即刷爆网络。仅在微博平台,相关话题的阅读和讨论量就分别达到了1.9亿和5.2万。“理性吃瓜派”网友仔细比对当前的直播电商格局,以及预售首日李佳琦和罗永浩直播间的氛围,据此推测“215亿”的合理性;“乐天派”网友骄傲于自己对李佳琦直播间的贡献,表示“浅浅地买了几千块”;“谨慎派”网友则略显愤慨,直呼无论GMV多少都是“所有女生”自愿的,不要过分关注李佳琦。事实上,今年双11,无论淘宝直播还是李佳琦所在的美ONE公司,都较为低调。预售当晚,李佳琦带货的珀莱雅、欧诗漫、娇兰、优时颜等一众美妆品牌纷纷因为销售火爆登上热搜,对比之下,“李佳琦”本人则稍显逊色。(图源/微博截图)甚至于,10月25日淘宝直播发布的双11成绩单上,也没有出现李佳琦的名字,而是罗列了罗永浩、蜜蜂惊喜社、烈儿宝贝等新主播或腰部主播的战绩。即便低调如此,李佳琦直播间也因为数据亮眼,成了外界衡量双11消费热情和直播电商格局的一把标尺。10月24日晚上7点57分,地铁上、健身房里、无数卧室房间内齐刷刷传出李佳琦的声音,“我最后啰嗦几句,就要上‘考场’了,女生们一定要看清楚优惠再付款,如果优惠不对,先不要付款”。3分钟后,将近1.32亿人齐聚李佳琦直播间,屏幕前身着红装的李佳琦和助理旺旺宣布预售开始,高声呼喊“过年了”“抢起来了”。接下来的5个小时,上百个购物链接悉数上架。再加上从下午3点到8点已经上架的百余个链接,近10个小时的直播,李佳琦直播间共上架了291个商品。最高峰时,直播间观看人数突破4.56亿,较去年的2亿翻了一倍多。作为对比,有媒体统计,当天罗永浩淘宝直播首秀的观看人数累计突破2650万,蜜蜂惊喜社、烈儿宝贝、陈洁kiki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分别为4740万、4263万和3144万。观看人数呈压倒性优势,让李佳琦直播间的在售商品多次被“秒空”。22万组售价1190元的娇兰黄金复原蜜、24万组售价1240元的资生堂水乳套装、30万件售价319元的珀莱雅双抗精华1分钟左右被抢空。更甚者,22万套修丽可色修精华上线不到20秒宣告售罄。直播间购物热情不减,催得珀莱雅等品牌返场。当晚10点左右,珀莱雅等临时调货,每个SKU补货1万件至3万件不等,随即又被秒空。而后,珀莱雅、娇兰等品牌名字被挂上微博热搜,内容大同小异,均是没买到商品的网友吐槽难抢、抢到数件商品的网友找买家。对于电商主播而言,外界衡量其“带货能力”的维度不外乎两点,观看人次和GMV。预售次日,《北京青年报》便给出了关于李佳琦直播间GMV的答案:215亿元。随后引发关注,但美ONE公司对此表示,“数据是没有信源的,我们未曾对外公布过任何数据,更未与第三方达成过抓取等相关合作”。即便如此,不少网友仍然坚信,从李佳琦直播间观看人次翻倍、多个产品销售额过亿的情况来看,即便没有215亿元,真实数据也依然突破想象。靠低价圈粉成功今年双11李佳琦为何能一枝独秀?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,除了消费需求集中爆发、平台战略布局外,消费者对李佳琦的认可和支持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。一方面,李佳琦有“头部主播”的背书;另一方面,其直播间经过多年塑造,将低价优惠的形象深入人心。把时间轴拉长,李佳琦的整个破圈历程,也不外乎得到了来自平台和消费者两方的助力。其占领消费者心智的方式很简单:打低价牌,聚拢粉丝,再通过粉丝基础与品牌方争夺定价权,拿到“全网最低价”,如此反复循环。早在直播带货元年的2019年,坊间一度传闻,薇娅先李佳琦一步,利用粉丝优势,拿到了“全网最低价”,进而用“便宜一元钱”战略挤兑李佳琦。随后,李佳琦“曲线救国”,先是转战抖音和小红书,打下坚实的粉丝基本盘,再把粉丝流量导回淘宝直播间,和薇娅分庭抗礼。2019年末,李佳琦开始在公开场合谈论其“全网最低价”的优势。在新京报举办的“看2020财经峰会”上,李佳琦坦言,他之所以能拿到“全网最低价”,是因为商家想快速冲销量,获得平台推广,在用广告费进行补贴。具体来说,品牌方许诺李佳琦“全网最低价”,并付给其相应的坑位费和抽佣,反过来,李佳琦直播间不仅“15分钟就做完品牌3个月的销量”,还连带给品牌做了宣传。李佳琦当时强调,由于直播间成交速度快、金额高,让产品拥有了对应的“历史权重”,“消费者只要搜品类名,这个产品就会排名第一”。随后,通过屡次“挟流量以令品牌”事件,李佳琦直播间逐渐成功塑造“全网最低价”的形象,占领用户心智。2020年,李佳琦和薇娅同时为兰蔻带货,当李佳琦发现兰蔻给他的价格比薇娅直播间的价格贵5元时,他一怒之下宣布“封杀”兰蔻,称“不再和兰蔻合作,就算淘宝给弹窗资源也不合作”。(图源/视觉中国)2021年双11,李佳琦的“封杀”对象换成了他曾经的老东家欧莱雅。彼时,有消费者发现欧莱雅自家店卖的安瓶面膜,比李佳琦直播间的同款便宜170元。随后,欧莱雅被推上风口浪尖。李佳琦公开表示,欧莱雅承诺给他的“全网最低价”没做到,要暂停和欧莱雅的合作。时隔半年,李佳琦和欧莱雅之间的矛盾裂隙已逐渐缝合。李佳琦更是在直播间吆喝,“老东家还是看我面子的”“这是欧莱雅首次在直播间送正装产品”。时间来到2022年。5月中旬,话题词“李佳琦滴露”登上微博热搜,随后,有亲历直播间的网友表示,李佳琦在直播时一边带货威露士,一边拉踩滴露。而据业内人士分析,很有可能是滴露签下肖战为代言人后,没有更多预算把产品价格压低给李佳琦。从兰蔻事件到滴露事件,李佳琦与品牌方的矛盾,归根结底不过是品牌和渠道的矛盾,这种情况早年间也发生在国美、苏宁、华润万家等身上。通过将矛盾公开化,李佳琦不仅形成了越来越高的用户忠诚度和信任度,甚至一度形成“饭圈化效应”,以及“李佳琦直播间就是全网最低价”的用户心智。但屡发的品牌与主播之间的矛盾,也开始让大众反思,主播“义正词严”的背后,到底是为谁。《观察者网》一篇评论文章就指出,消费者围绕主播形成的粉丝圈和购买群体,提升的是主播的议价能力,而不是消费者自身的议价能力,“定价的主动权,既不在商家手里,也不在消费者手里”。也有观点认为,欧莱雅事件中,品牌方许诺李佳琦直播间“最低价”,但仍然在自家旗舰店降价,这说明,所谓“直播间最低价”,并非真正的最低价,而是某种妥协和假象。失去“全网最低价”李佳琦直播间靠“全网最低价”形象圈粉,使得其直播间销售额屡创新高,但今年双11李佳琦直播间销售的产品其实有一些并不是全网最低价。在微博、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,目前有不少网友对此进行了吐槽。有网友晒截图称,一台55英寸的海信Vidda S55 MEMC超清电视,10月24日在参与了李佳琦直播间的所有优惠活动之后,券后价是1699元。而他在京东的“巨超值专区”查询后发现,同款产品的预售价为1599元,比李佳琦直播间便宜了100元。与此同时,还有网友表示,10月24日双11启动当天,李佳琦直播间所售的小天鹅10公斤家用滚筒洗烘一体机,算上满减优惠,实际到手价为2999元,相比之下,京东电器专区同款产品的到手价为2499元,比李佳琦直播间便宜了500元。(图源/网友提供)并且,双11启动当天,戴森HD08吹风机红色、科沃斯t10扫地机器人、戴森v10slim无线吸尘器,李佳琦直播间均比京东分别贵50元、300元和800元。或许有人会说,3C家电品类在李佳琦直播间确实不占价格优势。但在颇具话语权的美妆领域,李佳琦直播间也失去了“全网最低价”。消费者冯倩表示,在李佳琦直播间付好理肤泉B5修复霜的定金后,她转头发现天猫超市的同款更便宜。“先在天猫超市加购商品,然后去一淘下单领劵,要是有猫超卡(天猫超市卡)还能再减几块钱。”也有不少网友表示,在山姆APP上下单,一瓶60ml装的兰蔻菁纯面霜售价1259元,平均每毫升20.98元。而在李佳琦直播间,算上所有赠品,同款产品平均每毫升22.31元。该帖文下,有网友附和,用招行购物卡还可以再享受97折,金葵花卡可以95折。以前,面对同款产品的价差,李佳琦是“强硬”的。今年“618”期间,小红书博主陈莴笋的一条“真划算or偷偷涨价?李佳琦618红黑榜来了!”的笔记收获4.6万点赞,以及2.2万收藏。随后,李佳琦便在直播间回应称,“莴笋非常用功在做对比,如果各位女生检查出还有什么问题,我们可以再去跟品牌方掰头和协商”。但“全网最低价”这条路是很难一直走下去的。回顾电商行业发展,包括淘宝、拼多多等知名电商平台早期都是靠低价取胜的,后来渐渐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,这一招失灵了,纷纷踏上转型之路,阿里后来就主推的是天猫。张毅认为,行业之所以早期强调“全网最低价”,是基于消费者需求的角度考虑的。“要想长期吸引消费者聚集,一定得有个噱头,光新鲜还不行,一定得是实惠,价格低。”但这只适合早期积累用户,往后走必须得靠其他的方法取胜。“很多品牌选择头部主播是为了求曝光,低价是变相拿宣传推广进行补贴,但长期看,品牌方不会甘于保本卖货,不求利润。”张毅强调,过分宣传“最低价”,也会迫使主播不断退而求其次,直至把自家招牌给砸了。业内人士透露,真正牢固的商业模式,一定是能够让多方实现利益共享的有利模式,靠单方的补贴牺牲,是不可能长久的。今年双11李佳琦直播间其实已经不再强调“全网最低价”这个发家的杀手锏了,更多的是用赠品、小样来吸引消费者,让不少消费者直呼“各种优惠券叠加七七八八,费脑子”“李佳琦失去了最低价,走入了‘送小样’的套路”中。李佳琦直播间为何不再继续用“全网最低价”?对此,美ONE公司回应称,公司从来就没有采用过这个策略,也一直没有追求过全网最低价,其核心出发点是服务好直播间的用户。面对李佳琦失去“全网最低价”的疑问,有粉丝选择力挺,直言“你拿着各种品类券和打折券,不便宜才怪”,也有网友认为,既然李佳琦靠低价圈粉,就应该一直为粉丝们谋福利,不能圈完了后,又在商品里穿插一些售价比其他平台贵的,悄悄收割消费者。对于绝大多数在乎价格的消费者而言,双11购物还是得擦亮眼睛,花点精力在全网认真对比一下,自己所买的东西是不是最实惠、最便宜的,再下手,这样能少花不少钱。消费者李芸在对比完所有渠道后,最终没有在李佳琦直播间下单购买海蓝之谜,一瓶比免税店的小程序贵200元左右,有点不划算,“我现在是能省点就省点,几百元都能吃一顿饭了”。(文中消费者为化名)

发表评论